第37章 chapter37_房客
AP小说网 > 房客 > 第37章 chapter37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7章 chapter37

  房客!

  张旭懒懒的抻着腿在书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,时秉汶在窗前站了一会儿,若有所思,张旭的食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桌面,轻慢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铿锵而空旷。

  时秉汶坐到他对面,深看他一眼,“上次见到你还是在海南,一过都有五六年了。”

  张旭的食指停滞了下,笑笑,“嗯,突然是有这么久了。”

  “你怎么想的?”

  张旭坐正了些,框着手指撑着下巴,眸色淡淡的。

  “我听说牢里也不太平,之前还有传言说你死在了里面。”时秉汶看见张旭的脸色迅速的冰冷下来,也用食指敲击了下桌面,蓦地就打乱了张旭原有的节奏,语气依旧平淡,“是谁想要置你于死地,你又是怎么想的?”

  张旭冷笑,却又透着一股淡然,“总不至于无动于衷吧。”

  这一系列的动作,从三年前孤立无援在法院被判为金融犯罪开始,到吴懋辞职开公司,再到他出狱失踪的那一段时间,时秉汶其实都心知肚明,得知他要参加全息招标的开始就预备着和他见面,可是偏偏到手的合同被他推让给了宋闽东。

  现在,“我最近手头上接到了一份文件,没意外的话,是你寄过来的吧?”

  张旭看了他一眼,“能有什么意外,”他无意识的掏出一支烟,想想又放进了烟盒,接着转动椅子朝向窗外,淡淡说,“我只是把真相放在你面前了,具体怎么决定还不是在你。”

  “的确,决定在我,但是全息关系着时祁的荣辱,一方面宋闽东程序上漏洞百出,如果只是这样,我姑且让他一步棋子也无不可,但是他现在已经四面楚歌,广都江宁城的案子已经透支了他的资金链,再跟他玩下去,铤而走险。”

  张旭依旧不动声色,时秉汶问,“是不是现在除了你,时祁也没有更好的选择?”

  “时祁的选择依旧有很多,但是目前除了奎阳,剩下的都变成了退而求其次。”

  时秉汶顿了一下,戏谑的说,“我不大喜欢刚愎的人,你布局太过精细,如果现在照着你的步骤走下去,我怕将来养虎为患。”

  张旭点点头,转而轻笑,“早就说了,决定权在你,而且,到底是不是养虎为患,你不会看不出来。”

  晚餐是家政张罗着的,张旭和时秉汶下楼的时候客厅一个人都没有,两个男人看向厨房,他们的女人正在研讨着菜谱,但是厨房这一片天地她们到底不怎么熟悉,家政阿姨笑眯眯的,说放进什么更加提味,又放些什么香料可以提鲜。

  时秉汶走进厨房,说多少都有点油烟,让苏南领她出去,宋楹看苏南出去了,不由的小声嗔怪了他一声,时秉汶笑的难得和煦,“你晚上想吃什么,我做给你吃。”

  宋楹在他健硕的腰部掐了下,“你整天陪我待在家里合适吗,显得我多矫情。”

  时秉汶握着她的手,在她耳边小声说,“你倒是矫情一个给我看看。”

  苏南和张旭酒足饭饱从时秉汶家出来的,他们家太过温馨,导致两个人出来的时候也是勾肩搭背,苏南一而再的将他手臂拍打下去,他就一而再的搭上去,两个人像个孩子一样乐此不疲,最后也都笑了。

  进到车子里的时候张旭问她,“你和宋楹都聊了些什么?”

  她自然知道张旭问得到底是什么,直截了当的告诉她,“我没和她提及电瓷厂的事情,她现在怀着孕,而且身体也不是很好,没敢让她操心。”

  张旭搂着她的脑袋拉近了些距离,在她嘴角细细碾磨了下,说,“这么懂事了,那为什么之前就对我紧追不舍,就敢让我操心了?”

  苏南笑着说,“你谁啊,你心大着呐。”

  苏南笑起来的时候眸眼如澄澈的新月,睫毛密集浓黑,一眨一眨的时候扑朔的暗影变换着性感的轮廓,张旭看的有些痴了,亲着她的耳垂说,“别一天到晚这样盯着我看,容易兴奋。”

  苏南的脸色黑了下来,张旭又说,“要不我们早点生个孩子吧,你的我的。”

  “干嘛要给你生孩子?”

  “就当可怜可怜我,你看时秉汶比我才大几岁,儿女双全了已经,我要再不赶紧,突然生个病死了,清明连个扫墓的人都没有,多惨。”

  苏南啧了声,“你都胡说什么!”

  她是真的有些生气了,眉头紧蹙在一起,眸眼凌冽的瞪着他,语气也不快。

  张旭倒是不以为意,他正身打着方向盘,倒有点喜欢苏南此刻为他紧张的样子,戏谑的说,“你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?”

  “事实个屁,就知道我给你生孩子,婚都不用结了。”

  “结婚不是分分钟的事嘛,现在民政部肯定是关门了,择日不如撞日,我们明天吧,”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简单款式的白银戒指,一只手支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递给她,“看看喜不喜欢,不喜欢的话也换不了了。”

  苏南接过戒指,心里惴惴的,她倒是真的还没有想过这一幕,无所谓浪漫温馨,她一直觉得,人生的路漫长,走在身边的那个人,能够慢悠悠的陪她一起变老,才是一种幸福,她把戒指放在手上左右看了下,问他,“什么时候买的?”

  “什么买的,商家送的,”张旭看苏南一脸满足,笑着说,“怎么就这么容易满足呢?”张旭接着问,“我说结婚你就嫁?”

  苏南将戒指戴在无名指上,又在他面前显摆了一下,“有什么不敢的,”她笑眯眯的凑近他的脸颊,调戏一样的来回搜罗着,“你这个面相,在古文里就是以色侍人也不为过,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。”

  张旭也笑呵呵的,他握着她的青葱的手指,心里甜腻却又谨慎,“你现在还太小了,我们到现在也没有相处多长时间,现在唐突的就答应了,怕你以后会后悔。”

  苏南依旧伸手打量着戒指,她脸上的笑意渐渐沉淀下来,张旭倒是琢磨不透了,“你说呢?”

  苏南淡淡的唔了声,浅笑,“随便,反正戒指是不能退给你了。”

  车子经过马路,光影交错,后来张旭时时想起这个安静的片刻,他总是想,如果玩笑的片刻他不迟疑,是不是就可以和她走完一辈子那么久。

  车子驶上高速,不一会儿就到了窄巷,苏南直觉得张旭放慢了速度,抬头看了眼车窗外面,除了路灯昏黄之外四周黑漆漆的,她木然问他,“怎么啦?”

  张旭的目光一边搜罗一边倒车,苏南这才看见黑暗中一行人朝着车辆的方向虎视眈眈的走了过来,小巷有些窄,但好在张旭倒车倒得利落,在一阵颠簸后车子终于调转了方向,苏南回头看,一群人丧命一样狂奔过来,张旭猛踩油门疾行了一段距离,这才摆脱了那一群壮汉。

  苏南在黑黢黢的背影中隐约认出了两张面孔,她知道自己因为拜访石老先生的事情被盯上了,不好意思的望了眼张旭,他倒是不动波澜。

  张旭平静的给她建议说,“现在住宾馆很快也能被查到,要不公司住一晚,明天重新租个房子。”

  “哦。”苏南鼓起胆子问他,“你不怪我噢?”

  张旭也学着她的尾音,其实早就知道她耐不住性子,“有用噢?”

  苏南讪讪笑了,却听见张旭说,“其实你说的也对,时间是不多了。”

  苏南抿了抿唇,过了好一会儿,隐约听见张旭说,“可是苏南,我也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  苏南愣了下,再看向张旭已经分辨不出他的脸色。

  奎阳这个时候还有三两个人在熬夜,他们一个个的油光满面披头散发,有个女生右侧脸颊上还起了个大疙瘩,桌面上的文件堆如山高,看着都难受。

  张旭和苏南一前一后的拿着夜宵进来了,他们眼里放光一般的凑了过来,苏南就将奶茶和夜宵一字摆开取给他们,不一会儿他们就狼吞虎咽起来。

  “你们每天都加班到这么晚吗?”苏南好奇的问。

  职员瞥了眼张旭,“倒也不是,就是最近手头的项目有点多,有些任务是加急的,有些是提前的,没办法。”

  苏南其实可以理解,和张旭在一起的这一段时间,他哪天不是早出晚归。

  张旭抬手看了下时间,淡淡说,“吃完夜宵今天早点回去休息,明天早点来,开个小会。”

  职员愣了下,张旭说,“不出意外的话,时祁最近几天就会更换全息的代理权。”

  职员显而易见的激动,不约而同的问,“真的吗?”那可真是峰回路转,他们准备了这么久,明明成竹在胸,之前被宋闽东一行人拿走,还喟叹了好长一段时间。

  “现在高兴为时尚早,没有什么是注定的,况且即使我们能够拿到全息的项目,这条路好不好走也未可知。”

  职员们诺诺应是,但是内心的雀跃一览无余,苏南发现这些人多少有些惧怕张旭,等到他们走走光了,苏南才问,“干嘛板着个脸,一副不好相处的面孔?”

  张旭去到休息室拿出一个折叠床铺陈开来,“要是都好相处了谁还干活,公是公,私是私,不能一点规矩都没有,你说是不是?”

  苏南想了下,“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。”

  “总不会这样对你的,先休息吧。”

  苏南打了个哈切依着张旭躺下,折叠床咿咿呀呀,她担心的问,“会不会塌了?”

  “你别动就不塌了。”

  苏南动了下,床晃动的厉害。

  张旭满脸的无奈,他抬脚禁锢住她,左手伸进她光*裸的脊背,叹气说,“这样下去可不行。”

  苏南正儿八经的问,“什么不行?”

  张旭淡淡,“不好做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pxs.cc。AP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pxs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